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被撕裂的帷幕

一切已死先辈们的传统,会像梦魔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卡尔·马克思

 
 
 

日志

 
 
关于我

电影发烧友,媒体策划,自由撰稿人。本博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如转载,望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PM我。 E-MAIL:raphaelwlf@gmail.com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raphaelwlf 旗舰电影博客:http://www.mtime.com/my/wlf

网易考拉推荐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2011-08-30 00:01:02|  分类: 电影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基督山伯爵

 

如果电影史上没有西部片的存在,那么最能代表美国特色的类型片就非科幻片莫属了。好莱坞的主流科幻片往往能集各大类型片之所长,在先进特效技术的包装下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独有的文化和意识形态。这一点在8090年代的作品中显得尤其突出,虽然《终结者》、《独立日》等作品在科幻文本上不乏可以深度挖掘的思想内涵,但是就其电影本身来说,无一不是美国“救世主”形象的宣传大片。直到《黑客帝国》的出现,才让我们真正意识到哲学层面的科幻内核原来也可以和商业元素结合得如此完美,这种前所未有的平衡拿捏也令该片成为了日后科幻电影难以逾越的丰碑之一。

 

在《黑客帝国》中,Morpheus曾向Neo提出了一系列疑问:“Neo,你是否曾经做过一个梦,一个你坚信它是现实的梦?如果你不能从那个梦中醒来怎么办?你如何来区分梦幻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区别呢?”同样的这个疑问也出现在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盗梦空间》中。如果说前者通过故事创造出了一个完整的哲学体系并对话题进行呈现;那么后者则是从话题本身切入,创造了一个扣人心弦的精彩故事。一个侧重于表达话题,一个侧重于展开剧情,这也决定了后者只能逼近却无法超越前者。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然而这两部作品,甚至是与它们相似的那些经典科幻动漫(《攻壳机动队》等),归根结底都与希拉里·普特南的“缸中之脑”假想密不可分。为了详细传达这个概念,下面就干脆偷个懒直接引用下百度百科——

 

所谓“缸中之脑”即是指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大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大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继而感觉到他自己正在这里阅读一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一个人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被连接在一台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输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

 

如此详细的描述势必会令人想到好莱坞科幻新贵邓肯·琼斯的最新作品——《源代码》。与《黑客帝国》以及《盗梦空间》两部作品对“缸中之脑”假想的深度挖掘所不同,《源代码》以一种最直观、最浅显的形式将这个思考题作为素材拍成了电影。影片中名为“源代码”的政府实验项目便是利用一套仪器维系并连接濒死士兵的大脑,同时再将其他事故遇难者大脑所记录的残留信息与其关联(电影中说是“重叠”),从而重现出一个长达8分钟的死前时空供“缸中之脑”来遨游,以达到帮助警方查找各类事故起因的目的。

 

这个科幻创意乍看之下似乎有那么点意思,但是在实际的运用过程中却并没有用在刀刃上。首先,“源代码系统”的理论支撑完全没有细致缜密的逻辑作为依据。片中的博士在解释源代码的时候说:

 

“源代码系统的来源是量子力学所演化,类似电灯泡熄灭后会有余辉,大脑也同样,即便人死后,脑电磁场的能量也会短暂残留,脑回路依然开放着。

 

大脑还有另一特征,能保持段约8分钟的短期记忆轨道,像便利店里的监视器,只能在硬盘上记录当日影像的最后一部分,人死亡后残留的脑回路可以追溯8分钟前的记忆。

 

源代码世界允许我们同时利用二者,源代码不是时空旅行,实际上源代码只是时空重现,它使我们进入平行宇宙。”

 

然而在具体的时空重现过程中却出现了大量他们生前8分钟记忆以外的信息,例如主人公从火车上打出的电话,在候车大厅中看到的人等等,这些信息都是火车上的遇难者所无法接触到的,所谓的“时空重现”就这么离奇地转型成为了“平行宇宙”。最后影片结尾处所设置的“一条短信引起的惊天大逆转”更是创造出了多个不同的平行宇宙,并且这些平行宇宙在时间上是可以延伸到8分钟以外独立存在的。可事实上无论从哪个前期的理论设置来看,源代码都不可能与平行宇宙产生半点联系。

 

再往深里说,即便假设与平行宇宙的关联可以成立,但是这个平行宇宙也与片中博士所提到的量子物理学上所谓的平行宇宙理论相去甚远。量子力学层面上的平行宇宙是重叠在一起的。它们是以重叠的状态存在的,比方说在我们的这个空间中,叠加了无数的平行宇宙,无数的平行宇宙重叠在一起,那么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无数分之一的一个平行宇宙。一般来说即便是拍成科幻电影的话也只能从物理学的角度发生穿越,例如热门美剧《迷离档案》,很难像《源代码》中那样在“大脑意识”的层面上通过电脑模拟的源代码进行穿越。因此,《源代码》一片中的“平行宇宙”在本质还是一种时间旅行穿越概念的另类包装与运用。也就是说这项独特的技术在本片的理论体系下根本就是驴头不对马嘴,与依赖着理论推导的“硬科幻”背道而驰,它除了披着一件“缸中之脑”的科幻外衣外,与正统科幻相去甚远。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邓肯·琼斯在这里甚至压根就没有涉及到“缸中之脑”假想的基本核心——“你如何担保你自己不是在这种困境之中?”影片的主人公在听完博士的理论解释后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这也令本片彻底丧失了探讨“缸中之脑”困境的机会。它再也没有机会去发掘那些由“缸中之脑”所引发的深层问题,而沃卓斯基兄弟在《黑客帝国》中阐述的情形不仅提出了我们预料到的关于知识和怀疑的哲学问题,而且还提出了关于意义、语言,和精神与物质之间关系的更加普遍的问题。

 

于是,整部《源代码》就沦为了一个披着“伪科幻”外衣的普通悬疑动作片。当然,如果能把悬疑和动作都做好,整部影片也可以算是成功的典范。悬疑动作片中最关键的无非就是“时间锁”的运用,编剧需要千方百计地去设计“最后一分钟的营救”来抓住观众的心,在这最后一分钟前还需要安排很多其他的时间锁来进行铺垫,从而达到一环扣一环的紧张效果。《盗梦空间》中对于时间锁的运用就是一个精彩的例子,从飞机起飞到着陆的这段时间是一个大锁,其中每一层梦境也都被赋予了时间的概念,一层套一层,观众在观摩的时候自然也就为时间而深感担忧。可是在《源代码》中,8分钟循环在重复多次后就渐渐失去了新鲜感,因为经历了多次循环后观众就已经知道了火车永远都会爆炸,男主角会去卫生间找那颗炸弹,即便是安放炸弹的人也可以在第一次循环中被直接认出。

 

在经历了一连串通过伪科幻串联起的遭遇后,《源代码》在结尾处总算是有了些“软科幻”的元素。所谓“软科幻”既是指主题不在于科学技术和物理定律,而是集中在人文关怀上的科幻作品。片中的女上尉出于人道的角度关闭了男主角的生命维持系统,从自然角度终结了他的生命,而没有像上司所命令的那样,格式化“缸中之脑”的全部记忆,使其投入到全新的任务中。这种出于对生命规律本身的尊重便是《源代码》这部科幻作品最大的价值。由此看来,邓肯·琼斯这个好莱坞科幻新贵首次与商业片接轨的尝试终究还是失败了,然而邓肯·琼斯在《源代码》之前的作品却是一部硬科幻与软科幻兼顾的优秀作品,那就是2009年的《月球》。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从故事和节奏上来说,《月球》都显得非常简单与纯粹。在遥远未来的某一年,人类在月球上发现了一种稀有的能源,为了用这种新型能源解决地球上的能源危机,一家名为“月球巨人”的公司在月球上建立了基地开采能源。山姆·贝尔就是这家公司里的一个恪尽职守的矿工,他已经在月球上辛辛苦苦地工作了3年。整个月球基地里只有他一个人,陪伴他的只有一台叫做戈蒂的机器人。在这三年里,山姆没有出过任何纰漏,他严格地按照工作手册上的指导行事。每一天过得都极其平淡,甚至是索然无味。在每天的闲暇时间里,他都会憧憬回到地球,和妻子孩子团聚,提前退休、享受生活。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山姆可以完成合同回到地球前不久,他在一辆月球上的采矿车中救回了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类,继而发现原来每一个山姆都是克隆人。

 

从硬科幻的理论基础上来说,克隆技术的运用本身已不存在什么技术上的争议。邓肯·琼斯在这里所真正关注的,也并不是克隆技术本身,而是由克隆技术所引发的伦理问题。在这个角度看来,整部《月球》就是一部标准的软科幻电影。在科幻的外衣下,它的情节和题材都集中在哲学、心理学、政治学、以及社会学方面。

 

片中的两个克隆人在得知彼此的真实身份后,所呈现出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理特征,山姆1号沉着冷静,山姆2号暴躁不安,两个人因此还产生了不小的冲突矛盾。而这也正是克隆人问题在社会学上的一大争议点。既然克隆出的人有着健全、自主思考的人格特征,并且彼此之间有着完全不同的处事方式,我们又怎么能把他们当成机器人来对待?更何况克隆人在生理构造上都与人类自身完全一致。这些问题自克隆技术诞生之初就已经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

 

而影片《月球》的巧妙之处就在于,它并没有安排人类去和克隆人直接对话,继而制造出一系列人伦味十足的狗血话题来阐述主题。相反地,邓肯·琼斯安排了一个机器人与两位克隆人一起生活,这就瞬间拔高了克隆人问题的争议性。

 

在美国著名硬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写于上世纪50年代的小说《我,机器人》中,他创造出了经典的机器人三大定律,这三大定律一经问世,就受到了一致认可。

 

第一条:机器人不得危害人类。此外,不可因为疏忽危险的存在而使人类受害。

第二条: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但命令违反第一条内容时,则不在此限。

第三条:在不违反第一条和第二条的情况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月球》中的机器人同样恪守着这三条定律,但它却在恪守三条定律的同时,做出了属于自己的独立选择,而这个选择是令人深思的。

 

根据第二条定律,影片中的机器人必须服从地球上人类的命令封锁基地,等待援兵到来解决克隆人得知真相所引发的危机。但是它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帮助克隆人逃出了基地,因为它知道这一行为的后果将直接威胁到克隆人的生命。于是按照第二条中“但命令违反第一条内容时,则不在此限”,机器人违反地球人命令的行为就成为了对第一条定律的认可,即“器人不得危害人类”,也就是说在高度发达的人工AI看来,克隆人等同于人类。这种思想无疑是与当下社会学上的主流观点想通的,但是从一个机器人的视角发出,它的价值就有了全新的意义,甚至比人类集体投票认可的意义更显得重要。

 由《源代码》闲谈邓肯·琼斯 ——硬科幻、软科幻、伪科幻?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邓肯·琼斯的这部《月球》与另一部极富反思性的《第九区》都是2009年杀入大众视野的科幻黑马,并且都是小成本的独立电影,它们以胜于以往商业科幻片的人文情怀,令科幻片这一长期被好莱坞做成“救世主”宣传片的片种再次焕发出了文化光彩。然而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在好莱坞的主流市场中,只有商业片才是真正的王道,对于科幻片更是如此,若不能像《黑客帝国》那样在哲学与商业性上达成一致,那就只能像《独立日》那样走纯粹的商业片路线,《月球》这类带有文艺片气质的科幻片,终究还是得向市场妥协。

 

对于邓肯·琼斯来说,《月球》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导演情怀,但是《源代码》在高票房的背后却又将其特有的情怀削去大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荐影院
阅读(37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