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被撕裂的帷幕

一切已死先辈们的传统,会像梦魔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卡尔·马克思

 
 
 

日志

 
 
关于我

电影发烧友,媒体策划,自由撰稿人。本博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如转载,望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PM我。 E-MAIL:raphaelwlf@gmail.com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raphaelwlf 旗舰电影博客:http://www.mtime.com/my/wlf

网易考拉推荐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2010-08-16 22:33:39|  分类: 电影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文/基督山伯爵
 
导语:在西方,“七”是一个神秘的数字,上帝用了七天创造世界,天主教将人类的恶行定为七宗罪,象征着光明的七大天使守护着一周七日。从影11年,克里斯托弗·诺兰也终于迎来了他的第七部长片,它有着一个大气的名字——“奠基”。然而对于诺兰来说,“奠基”作为第七部长片,仅仅是他走向完美的一个开始。作为犯罪片大师,这里就闲扯一下他以往电影中的那些罪行。
 
恐惧:“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侠影之谜》中的布鲁斯韦恩从小就对蝙蝠和罪犯充满恐惧,当他亲眼目睹自己的双亲惨遭毒手后,这种恐惧感更是占据了他的整个童年。于是为了克服这种恐惧,他选择了最害怕的蝙蝠作为自己的图腾,继而为摆脱这种恐惧所带来的精神创伤而毅然投身战斗。相反地,对影子集团而言,制造恐惧是他们摧毁哥谭市城市秩序的核心手段,因此《侠影之谜》中的较量其实是两股不同的恐惧感之间的较量,诺兰把“蝙蝠侠”系列的这种黑暗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致命魔术》中的魔术师安杰原本善良淳朴,天生就对杀生之事充满畏惧,而出色的魔术却往往需要做出血淋淋的牺牲,例如将笼中之鸟杀死使之消失,再用另一只鸟来偷天换日。当有一天安杰的恐惧感被彻底克服时,他自己也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失眠症》中的威尔探员也同样被恐惧所困扰,即将退休的他是警队中的楷模,然而曾经不为人知的栽赃行为一直都是他的心结,他始终害怕此事被搭档供出,继而晚节不保。于是在一次意外事件后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
 
贪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诺兰在《记忆碎片》的片头就直白地把结局告诉了大家,那个叫做泰迪的中年男子死了,并且在死前对拿枪对着他的莱尼反复重申“你搞错了”。伴随着前所未有的片段式倒叙夹带线性顺叙,我们最终得知这确实是一起误杀,然而面对如此悲惨的结果我们不会有任何的惋惜,是泰迪的贪婪把自己送上了穷途末路。泰迪多年来一直在利用莱尼的短期失忆症来为自己谋取暴利,他提供给莱尼不同的黑道目标,纵容莱尼去复仇,而自己则不断从中捞取暴利。当莱尼发现了这一切后,及时地在目标卡片上写下了泰迪的名字,一场全新的猎杀就此拉开了帷幕。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在《侠影之谜》中,贪婪同样是遭到诺兰谴责的一种“恶”,影片中的哥谭市曾经是一个繁华的大都会,然而后来却被横行霸道的罪犯与贪污腐败的官僚所控制,就连原本充满社会奉献精神及服务精神的韦恩企业也被唯利是图的执行长所控制。而这也恰恰是布鲁斯·韦恩重返哥谭市后第一个打击的对象。
 
暴怒:“对正义的爱堕落为复仇的恨”
 
有人说《黑暗骑士》中的小丑是有史以来最棒的,这首先要归功于希斯莱杰的传神表演,其次则要完全归功于诺兰的精妙设置。在小丑的眼中,罪恶是因蝙蝠侠的存在而产生的,蝙蝠侠的正义才是哥谭市的原罪。为了对蝙蝠侠的价值观进行拷问,小丑其实是心甘情愿的被捕,他给了蝙蝠侠一道难题,在象征着哥谭市光明未来的地区检察官与他的心上人之间,若只能选择救一个,他应该选择谁?这个问题将蝙蝠侠彻底打回了凡人的原型,他触犯了“七宗罪”中的“暴怒”。怒火中烧的蝙蝠侠放弃了对正义的追求,而选择了救自己的爱人,但到达现场后才发现小丑故意交换了二人的地点,他所救出的是象征着至高法律的检察官,在这一讽刺的结果下,任凭蝙蝠侠如何暴怒,他已经彻底输给了小丑。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着魔:“千年修道,毁于一夜成魔”
 
《致命魔术》中魔术师安杰执着于研究同门师兄的“分身魔术”,导师告诉他要完成这种魔术只有使用替身一种办法,然而对此已经着魔的安杰始终拒绝导师的解释,他坚信自己所看到的“分身魔术”是由同一个人完成的,继而不惜偷来他人的魔术笔记自行破译。安杰的这种着魔最终令他触碰到了科学与人伦的禁忌,甚至接受了魔术所需要的“牺牲”。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其实早在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处女作《追随》中就已经对“着魔”有了深度的挖据。渴望成为作家的比尔一直喜欢跟踪行人,希望从中找到一些创作的灵感,当这种行为成为精神上的强迫症后,比尔还是入了魔道。他接触到了神秘男子柯布,并且跟着柯布一同进行犯罪,渐渐地他开始沉浸在犯罪的快感中难以自拔。孰料这一切都是柯布精神安排的骗局,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替罪羊。
 
原罪:“背负着原罪的正义”
 
诺兰的作品总是带有着极强的社会反思。《失眠症》中的警探威尔在一次追凶过程中意外打死了自己的搭档、而他所追捕的凶手也是过失杀人。凶案在《失眠症》中丧失了人们所公认的残暴,因为诺兰把故事的重心放在了带有原罪的正义上。威尔表面上看似风光无限,而他在声张正义的时候却曾经使用过非法的手段。也正是为了避免这段往事被曝光,他才又一次被迫选择了掩盖自己误杀搭档的真相,于是正义所带有的原罪渐渐地把他拉入了地狱。
 

闲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五宗罪”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这种对于原罪的探讨在《黑暗骑士》中被发挥到了顶峰,在这部蝙蝠侠电影中他无时无刻不在对英雄的权利进行质疑,在克里斯托夫·诺兰看来,社会的法制体系是至高无上的,任何高于法制的权利都缺乏有效的监管,对蝙蝠侠而言,他们唯一的监督力就是自己的道德准则,而这种自我监督恰恰是最疲软的,一旦失控势必将造成严重的后果。就连代表着正义的检察官也可以在幸存后背弃曾经信守的法制,在一念之间转变成了残暴的双面人。
 
(刊载于《东方电影》7月号 此部分为“撕碎克里斯托弗·诺兰”专题节选)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