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被撕裂的帷幕

一切已死先辈们的传统,会像梦魔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卡尔·马克思

 
 
 

日志

 
 
关于我

电影发烧友,媒体策划,自由撰稿人。本博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如转载,望注明出处,商业转载请PM我。 E-MAIL:raphaelwlf@gmail.com 新浪微博:http://t.sina.com.cn/raphaelwlf 旗舰电影博客:http://www.mtime.com/my/wlf

网易考拉推荐

《风声》:被束缚的双手  

2009-10-04 10:11:11|  分类: 电影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声》:被束缚的双手 - 基督山伯爵 - 被撕裂的帷幕

《风声》:被束缚的双手
文/基督山伯爵 
詹姆斯·邦德玩得是个人英雄主义,我们玩得是集体团结,这里面的区别仅仅是多了几个“神一般的人”而已。到底孰优孰劣,恐怕是永远不会有答案的。
——基督山伯爵 题
 
当年晏子使楚的时候曾经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同样的一个东西,由于所处环境的不同往往就会产生极大的差异,谍战片在世界影坛上同样有着这样的情况,无论是动作片、惊悚片、还是悬疑片,每个国家在拍摄谍战片的时候都有着一套自己的模式,《风声》作为我国第一部谍战巨制,自然而然地也可以看出本土谍战片的一些标准元素,之所以称它为标准元素,因为它基本上还是标准地继承了中国式老一代谍战片的标准——主旋律。
 
相信对于看过大多数欧美谍战片的影迷来说,要认可《风声》的情节是“谍战”绝对会觉得有些牵强。《007系列》、《谍中谍》、《真实的谎言》等等欧美大片塑造的西方间谍已经给了我们太深刻的印象,一个对于间谍的标准印象,他们是风流惆怅的英俊帅哥,在隐蔽的情报战场中凭借个人英雄主义以及敏捷出色的身手同敌人展开着殊死的搏斗,在紧张打斗的同时往往还会有一个美丽的女郎伴随左右。娱乐性往往是欧美谍战片最关键的核心,他们通过紧凑的故事来加速观众的心跳,同时再大肆利用高分贝音效与火爆的场面刺激人们的肾上腺素,继而令观众享受到无比酣畅的观影体验。可以说这种动作悬疑的谍战片套路长久以来就是人们对于谍战片的标准认识,也是受众面最广的一种谍战类型。
 
《风声》摆明了就不是这种模式的谍战片,它更趋向于悬疑片中的密室悬疑,通常来说这种故事基本上都会被直接划分进侦探片的类型之中,《东方快车谋杀案》就是一个典型,就连日本著名动画片《名侦探柯南》也大量的运用了这种模式进行剧情编排。因此《风声》其实是硬扯着战争时代情报人员的身份所搞出来的一部密室悬疑片,然而就是作为一部悬疑片来说他也显得有些尴尬。这种尴尬或许只能冠以“本土特色”来进行形容了,这种“本土特色”就是主旋律。
 
主旋律电影中代表着正义的主人公必须是一个有着符号化意义的神,在演员的选择上就必然正气临人、极具典型色彩,他的一举一动往往象征着一种崇高的精神,于是在人物塑造时对于这类神人就会衍生出很多复杂的限制,他们不会成为最早的牺牲品,他们必须得扛得起敌人最残酷的手段,而他们本身又不能对他人有过任何伤天害理的行为。这种创作上的“束缚”直接导致了《风声》在悬念设置上的薄弱。苏有朋饰演的兔爷作为一个娘娘腔显然不具备成为一个神的条件,就这样,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一个被酷刑整死的牺牲品;英达所饰演的金生火有着贪生怕死的疲软性格,同样也不可能成为影片中的“老鬼”,如此一来影片中被软禁的5个嫌疑人中就只剩下了3个,而在谜底揭开的那一刻,3个人中“老鬼”就直接占了2个。
 
关于悬念,美剧《24》在剧本制作上始终有个原则:
一、最有嫌疑的人往往是最清白的。
二、看似有嫌疑的人如果真要出问题,必须先消除观众对他的疑虑,之后再让他现身
因此《24》的幕后黑手每次都是出人意料的,他们总是喜欢先让观众转几个弯,然后再告诉观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样回过头来再想一下《风声》,悬念就显得无比薄弱了。如果王志文饰演的特务处处长才是真正的老鬼的话,整部影片的结局势必会有更好的效果,但是由于他动用了大量的酷刑,残害过无数的革命者,在主旋律的大旗下完全没有这种人设的可能性,他违背了“老鬼”必须是高尚的这一原则。这完全可以算是大的社会环境对剧本创作的一种制约。《24》小时中的JACK作为一个正义的化身可是用尽了残酷的审讯手段,甚至对自己的同事也打上过一枪,他的手段和王志文饰演的这个特务处处长绝对也是不相上下。但是我们的大环境决定了我们的“神人”是不能像JACK那样不计较手段的,他们只能是默默挨打的5个人中最后扛得住的那二位。毕竟“文化不同,水土异也”。
 
由于悬念不能大胆地设置,在故事的叙述上也就只能尽可能地去变简单为复杂,或许在这一点上我们的编剧水平要大大高于欧美。人家编剧靠的是想象力,我们的编剧靠的是真正的技术,他们要绞尽脑汁地去把一个简单的东西变得复杂,尽管他们知道这样子会漏洞百出,但还是不得不咬牙去做。从这点上来看,《风声》能够做到如今这个地步也实属不易了。
 
这本应该是一部悬疑推理片,根据软禁过程中的线索来进行推测,最后找出老鬼的真身。但是《风声》并没有选择用精彩完整的推理来作为伪军寻找老鬼的主要线索,作为一部主旋律,伪军必须是愚昧与邪恶的,为了表现伪军的残暴与邪恶,酷刑成为了影片中所占比重最多的一个部分。为了保障影院顺利公映的限制,这些残酷的刑罚在实际拍摄过程中也势必遭遇到不小的制约,很多镜头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直观地去表现具体的行刑过程。于是兔爷被送上“爆菊王座”的那一段戏成为了观众脑海中狂野的想象,殊不知直接的画面在血腥程度是能够有明确界限的,并且观众一看就能知道这是假的,而人类自身的想象力所勾勒出来的血腥画面往往是没有边际的,想象的恐惧其实比画面更加具有杀伤力。相信这也是身边不少看《电锯惊魂》、《死神来了》从无不适感的观众看完《风声》后却表示有些难以接受的一个关键,他们被自己的想象力给吓到了。
 
作为谍战巨制,《风声》也同样采用了几乎全明星的演员阵容进行制作。如果没有王志文的精彩表演,这部电影的实际效果绝对要在现在的基础上跌下好几个档次,王志文一个人就以深厚的演技撑起了整部电影。张涵予依然是《集结号》中毕竟具有真实自然感觉的军人形象,与他所饰演的角色也十分符合。周迅的定位过于脸谱化,戏份设置上也是有意地向后拉长,对于悬念的设置并没有巧妙掩饰地作用,但是作为一个高尚的符号化的形象,确是符合了主旋律电影的标准。
 
从《风声》中我们照样可以看到黑白片时代中国谍战片的影子,尽管他在揭开“双老鬼”悬念的那一刻绽放过一丝短暂的精彩,但是就整体而言,要让谍战片爱好者感到满足,依旧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改善,去解决,《风声》或许可以成为这种改革的一个导火线,而现在的关键就看是看他是否能被点燃。
  评论这张
 
阅读(6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